他是一位曾经标榜技术驱动世界的开发者,在他年轻的时候,一段独特的经历,让他对技术充满了兴趣,并在技术这条道路上走了很远很远。

然而,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人生发展之后,一次看似普通的变故,让他沉沦,还好,他最终觉醒,并最终涅槃重生。




老w是我在一个QQ群里认识的一位开发者,曾经在我呆了很多年的公司呆了几天,后来在群里吐槽公司怎么怎么样,然后我就加了他的QQ好友,再后来经常跟他一起交流技术上的事情,所以慢慢的也熟悉了。后来,他给我讲了他的发展故事。

他是2013年参加工作,毕业后他就来到广州。他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非常普通的公司,也是做开发,公司技术也比较普通,然后业务也一般。

由于是第一份工作,当时他的技术还不够熟练,因此,当他完成一段代码的编写之后,带他的那位师傅跟他讲:

你这样的实现虽然能够满足我们的业务需求,但是一点都不优雅,而且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如果长期这样下去并没什么好处。
在这样的公司虽然技术不怎么样,但是公司的技术发展不能局限个人的发展,作为开发者,无论如何都应该有更加长远的眼光去学习更加先进主流的技术。


他的老师教他用了他一些新的代码模式,应用的一些设计模式和一些外部组件,让他以不同视角方便地实现了这些功能。他觉得这样的代码很牛逼。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开发者来说,能够接触到这种新鲜的水果,简直就是刷新了他的人生观。从此之后,他对新的技术和方法充满了无穷的兴趣和求知欲。


当然,毋庸置疑每一位开发者的技术发展路线或许都是相同的。在快速掌握了公司的技术之后,就会到达一个瓶颈期,这个瓶颈期如果没有很好地度过,可能会认为,这家公司已经无法承载自己的发展,并最终选择离职。

在公司呆了一年多之后,由于带他的那位老师已经已经先行离去,所以他也在老师之后离开了这家公司。


跌跌撞撞之下他找了一些新的工作,这些工作都让他获得了不同的体会,由于他喜欢引入新的技术和方法,这些公司都是比较年轻的公司,虽然也是业务驱动的公司,但是对这些新的技术和方法并不排斥,所以老王也如鱼得水,获得了不同的发展,就让他始终相信技术是一定可以改变世界的。

在经历了几年的发展之后,由于广州的房价也比较贵,已经无法在广州买房定居,所以他会选择回到了内地城市长沙。



当时的长沙依然是一个非常闭塞的内地城市,毫不讳言的说,可以被称为是互联网的沙漠。在这个城市除了几家稍微像样一点的公司外,大部分公司都依然处于生存或死亡的边缘。

长沙的公司依然还是以传统的软件开发为主,几乎没有真正的互联网企业。所以当老w回到长沙时,他在长沙想找到以技术驱动的公司就让他一脸懵逼,这样的公司在哪里找?


所以他半年时间跳了六次槽,每家公司都干了不到一个月时间。终于几经周折,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家像样一点的互联网公司,终于可以大展拳脚,开始他实现他的人生梦想了,他是如此的开心。


然而即便如此一切,并非都如他所料的美好。虽然他虽然标榜技术,但由于没有在哪家公司干足够久的时间,他又喜欢学新东西,技术的演进是如此的迅猛,所以他的技术沉淀得不足,即便是他对新技术充满了兴趣,公司也不至于贸然地让他实现这些想法,所以他就在自己的代码中偷偷地实现这些想法,包括引入了一些新的实现方法、一些新的代码实践和一些新的组件,这样的炫技不仅让他自我满意,也同样让项目组的其他成员为之钦佩。


然而,不久后发生的变故让他受到了巨大的挫折。在一次项目演示过程中,由于他私下更改了改了一个曾经稳定的、关键的代码实现和一个第三方组件,而且没有进行测试,导致整个代码无法运行,公司因此错失了一个非常巨大的一个单。他作为责任人显然应该为这件事情负责,但公司念及他是无心的,所以也没有把他辞退,只是暂时把他安排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部门,渴望希望他在这里能够打磨一段时间的技术,然后再来安排更加重要的任务给他。



这个挫折对他的伤害太大了,他认为在这样的公司根本就不需要使用什么先进的技术,能够用就可以了。于是,他开始放弃了他曾经执着追求的理念,不再相信技术驱动了。


从此他只追求梭代码,实现不在乎代码细节,不在乎代码优雅,一切以快速完成代码为目标,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干了两年。后来由于公司发展也不佳,而他的技术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在退步,所以,他被公司辞退了。

不知不觉来到了30岁这个关键年龄,他举目四望周围都是依靠他的人,但是技术上他又失去了他的目标,他的人生该如何发展?

他开始了一段短暂的低迷期,他想去找个好的工作。但是由于他的技术能力下滑幅度很大,而且经常跳槽,实在很难找到高工资的工作。

他一度打算离开行业,自谋出路,但是在付出了不少学费后,又不得不回到IT领域。

还好他并没有完全自暴自弃,所以当他降低目标之后还是能够找到勉强能做的工作,几经周折之下,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双方都很满意的工作,他决定在这里好好干。


不知不觉在这里他又干了两年了,他找回来他曾经的自信,开始了新的追求,但是他不再追求技术驱动世界,而是稳定压倒一切、技术只是业务的辅助,我相信他应该找到了适合他的选择。



某种意义上,越是沉迷于技术,世界越小。但闭塞或极端都不是良方,技术千千万,只有经过沉淀,成为自己的技能,才能形成属于自己的价值。


每一个程序员或许都曾经经历了怎样的阶段,我们以为技术能改变我们自己的生活,我们甚至认为技术就是我们程序员的全部,我们甚至会认为那些靠业务驱动的公司早晚会被取代,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技术驱动的公司吗?哪怕像Google,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其实都是业务驱动的公司。

技术是非常重要的载体,是非常重要的生产力,但仅此而已,我们该选择的技术,实际上是为了商业价值的创造。

那些优秀的软件公司,并不一定完全采用最优秀的技术,他们往往善于把技术用到最合适的地方,并让最合适的技术,让最恰当的时机产生最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