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腾讯一月余,有喜有忧有苦有涩,其间种种有预想之内有意料之外,仔细品鉴颇得意趣。

毕业之后五年经历的三份工作不论是技术侧重点还是行业方向都有很大差别。我记得校招面试时当时优酷的技术总监Peak问过我一个很经典的问题:你的职业规划是什么?

这是一个几乎每个应聘者都会在面试过程中别问到的问题,但是能清楚并且坚持自己发展轨迹的人并不多。回想起当时我的答案,很庆幸时至今日仍未偏离。


我要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尽可能多地接触不同的技术方向,扩宽知识面和技能栈,在此期间公司规模也好产品类型也罢都是其次的。然后在此之后选择一个垂直技术领域深耕下去,幸运的话还可能遇到自己喜欢的产业方向。


我一向认为在展望未来之前一定要扎根现在,职业生涯的规划同样如此。技术从业者如果要选择哪个领域值得终身投入,一定要有宽阔的技术视野以及丰富的技术沉淀。我这人很笨,所以需要多花点时间。


幸运的是,在从业的第五年我确定了两个值的投身的技术领域:第一是serverless;第二是面向大数据的图形编程。然后以这两个方向为目标,我有幸得到阿里和腾讯抛来的橄榄枝。

选择是件很难的事,尤其是吸引力相当的二选一。经过一番挣扎后最终还是拒绝了薪酬稍高一点的阿里。

其实在现在这个年龄和阶段,要选择的不仅仅是一份聊以糊口的营生,而是付以终生的职业。薪酬自然也不再是衡量一份工作的核心因素了。


选择腾讯的原因有二:第一是腾讯TCB团队的云开发是业内(不只是国内)鲜有的基于serverless的对端解决方案。这种敢为天下先的气魄就足够吸引人了;第二是因为团队初创,并且serverless该如何做其实业内还未完全统一,所以有很大的空间可供开拓。加入腾讯至今的一月余我充分感受到了创业氛围下的机遇和挑战。


特殊的是,团队在深圳,而我因为家庭原因短期内无法过去只能暂时在北京办公。其实因为老婆有哮喘也不是没想过转移到空气好的南方城市,不过毕竟这是一个家庭的事,况且还有车子房子狗子。最终老周家董事会达成一致,过去深圳之前留出一年左右的过渡期,最晚明年秋天转移阵地。

远程工作这一点在应聘之前就已经跟团队沟通过,对于团队的宽容还真有些惊讶,毕竟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工作模式。


不过还是有些低估了远程工作的难度,虽然这个时代的人都习惯了线上沟通(我工位旁边的两位邻居老哥从来没面对面说过话,都是腾讯会议线上聊...),但有些事情还是不如当面聊。而且工作不仅是工作本身,同事之间的感情也是重要的一部分,而线上沟通是没有温度的。

我很清楚这种工作模式下一定要做出一些改变,不能等着别人给你派任务,一定要有很强的自驱动和主导性。不能太依赖团队的帮助,一个人就是一个团队。

在这方面我本来是挺有自信的,在搜狗推动地铁图的重构和落地、webgl引擎从数据制备到开发,虽然最终很遗憾没有上线但是其间的过程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但腾讯不同。

在搜狗之所以能技术推动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别人不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只要坚持一定很成功。

而腾讯的团队都是顶尖的人才,尤其是在这种创新型业务中从来不缺乏优秀的点子和落地能力。

挑战很大。而远程工作的模式又进一步增强了难度。


过去的这一个月,除了新员工培训的两天半里很轻松以外,其他的时间不论是工作日还是节假日,神经都是高度紧绷。在加入腾讯之前,这种状态只有在2013年刚参加第一份实习工作初期有过。

不过这种紧迫感同时也令我有些兴奋,我很庆幸在这个阶段还能过面临如此挑战。加油,小(老)伙(家)子(伙)!

院子里的花草很久没打理了,有几片枯叶落在地上,还未深秋,是缺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