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知乎上看到一个有趣的问题“你经历的哪些事情让你怀疑这个世界是假的/有bug的?”

       
其实,这类问题很早我就思考过,真的有前世吗?真的有轮回吗?平行宇宙真的存在吗?人类能穿越时间吗?人死后会去哪里?这些问题一直存在且伴随着我成长。

       
很多人成年后,困于一日三餐,忙于工作事业,即使是闲着的时候也只会想着游戏、约会,这些孩童时代的问题,远不如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一份高薪的工作来的实际。是啊,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是有一部分人很幸运或者说很不幸,堕于人间烟火的时候,也会思考一下这些问题,比如,我。

       
说起来很多人不相信,我确信前世是存在的,这可能和个人的经历有关。我现在,依然有着1岁左右的记忆,这段记忆并不是我忽然臆想出来的,而是从小到大一直保存着的,好像一块安全区的硬盘。我能清楚的记得,我1岁左右的时候想着,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一直在模仿我说话(对,我确信我当时在说话,不是咿咿呀呀,而是一种语言),眼前的这个人却并不能听懂(可能在他听来就是咿咿呀呀),而这个人是我爸。所以婴儿来到这个世界时,并不是一张白
纸,是有意识的。只不过这段记忆大部分人会慢慢的遗忘,就好像晚上做过的梦,白天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真的有轮回吗?我觉得也是有的,既
然婴儿能有意识,能思考,那必然死后也不是灰分烟灭就结束了。我一直觉得,人类的肉体就好像是一个瓶子,而灵魂就好像瓶子里的水,所谓灵与肉的结合大概就是这样。

       
人类有三样东西是一直感兴趣的,性,爱情,神秘学。性,人类最原始的动物本能,驱动人类社会的繁衍,非常的底层。爱情,人生而孤独,需要陪伴,有一个知心人陪伴着度过一生不至于太孤单,其实在我看来多半是多巴胺的作用。神秘学,人类对未知世界充满了好奇,好像一个才睁开眼睛婴儿,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宇宙,时间,空间,自然,社会,经济和人文。

       
我曾经看过一个假说,叫疯狂科学家假说,说我们这个世界是假的,真实的我们其实是大脑放在一个容器里,眼前的一切事物都是大脑受到外部刺激所产生的幻象,就像是疯狂版的《楚门的世界》。
又或者,我们一直处于植物人的状态,眼前的一切都是臆想,有时产生的既视感,其实是现实世界信息的重新拼装
。这些假说,无法反驳,却也无法证明。但我觉得这些想法都太过疯狂,我的大脑没有那么天才,想象不出如此细致而又具体的世界,毕竟人脑也是信息容量也是有限的。

       要我说,我们眼前的这个世界是真的,或者说相对而言是真的。为什么说相对而言呢?我稍后解释。

     
 先说一下既视感这种东西,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某件事或者某个场景,绝对是见过的,甚至能具体的说出下面会发生什么。科学家解释为大脑的幻想,所以很多人都普遍有幻想?上帝创造人类时留下了bug吗?我相信,如果如果真有上帝,应该是个认真负责的“人”(神?)。人类如此复杂的生物都创造出来了,不至于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应该有更加合理化的解释。我是这样思考的,人类的生物机能太过低级,感受不到更高维度的东西,这与《三体》里的
“射手假说”有点不谋而合。“射手假说”说的是,有一名神枪手,在一个靶子上每隔十厘米打一个洞。设想这个靶子的平面上生活着一种二维智能生物,它们中的科学家在
对自己的宇宙进行观察后,发现了一个伟大的定律:“宇宙每隔十厘米,必然会有一个洞。”它们把这个神枪手一时兴起的随意行为,看成了自己宇宙中的铁律。

       
所以,我们所认为的理所当然的规律,真的是规律吗?还是我们的视角太过狭隘,只能以这种形式来理解?比如,时间真的是一直向前的吗?人类真的是出生、成长、死亡这么一个过程吗?有没有可能,人类出生的时候就在死亡,死亡的时候也在出生,就好像一只咬着自己尾巴的蛇,分不清哪里是头哪里是尾,又好像是莫比乌斯环,分不清哪个是里面,哪个是外面。这也许真的有点抽象,就像二维生物很难理解三维的事物一样,我们也很难理解更高维度的东西。我所想的是,我们正在经历我们所经历过的未知的未来,这也是既视感的由来,现在影响着未来,同时,未来也影响着现在,这大约就是佛家说的,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我们的世界是唯一的吗?宇宙有尽头吗?平行世界存在吗?这些问题我还真的思考过,我们的世界不是唯一的,间接证明的一个最简单的假说,就是“薛定谔的猫”,在打开箱子前不知道猫的死活,打开后就唯一确定了,如果打开后猫死了,那那只活着的猫呢?我给出的答案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我们的世界就好像是一个圆形蛋糕上切下的一个小扇形,还有其他的很多个小扇形存在,彼此相似,却又不同,如此才能保证诸多事物的合理性。如果说我们向前的这个世界是真的,那其他的平行世界呢?假的么?不,都是真的,所以我说,我们的眼前的这个世界是相对真的。

       
宇宙有尽头吗?我给出的答案是,相对有。如果真的超越光速,我们并没有回到未来或者过去,而是来到了另一块扇形蛋糕上,而光速,就好像是分割蛋糕的那一刀。难道没有发现世界的万物都有诸多相似性吗?宇宙的茫茫星河,和人类体内的细胞不也很像吗?世间万物总是按照一定的规律展开的,就好像一个无限的递归,通俗的说,“包子馅的包子”,只不过这个递归,从人类的角度来看,无比的抽象和复杂。

       
人死后会去哪里?会出生。会去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的空瓶子,在去另一块蛋糕的路上,会越过刀切割的那条线,由于某种原因,此时的大部分记忆会丢失,意识会消失,好像格式化的磁盘。但也有幸运的人,能侥幸保存一些记忆或者意识。我们会来来回回,前往不同的蛋糕块上,这么一说,反而有点像佛家说的“六道轮回”了,也许佛家正是侥幸没有被完全硬盘格式化的那些人吧。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人类为什么要睡觉?肯定有人要说,休息啊,是的,身体是在休息,可是人的大脑却是一直处于活跃状态的。那此时,那瓶子里的水去哪里了呢?这个问题科学家研究了很久也没有研究明白。当然,我也不知道,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撑任何观点。但是,我总觉得人类的灵魂是一种更高维度的东西,睡觉时,灵魂应该是以某种形态在那个莫比乌斯环上来回穿梭了。

        时间也不早了,文章就写到这里吧。

——————————————————————————————————————————————

文章知乎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