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如昨天那样,风和日丽、阳光灿烂。趁着他们在下面打麻将的功夫,我在楼上默默敲起了键盘。

        这是一个特别的春节,别人的假期都是七天,而我的春节二十天。自毕业以后还是头一次在家呆这么长时间,这种滋味一点儿不好受!

回家路上

        春运期间,从北京到武汉的票真的不好抢。好不容易才刷到一张2月5日的票(Z1),多少是有些欣慰的。最令我感动的是,那天还有人送我!(*^▽^*)

       
2月6日早上4:30到武昌站。我在火车上睡不着,所以昨天晚上也不知道睡没睡着,只是朦朦胧胧的就有人叫到站了。下车以后感觉一下子从夏天过渡到冬天,冷的直哆嗦。天还没亮,即使凌晨四点半火车站依然很热闹。火车站灯火通明,到处都是人,一路走过去不时的有人搭讪。外面太冷,里面太吵,想找个安静一点能休息的地方都找不到。我不停的看手机,好像这样时间能过得稍微快一点儿,好帮我熬到天亮。我好困但是睡不着也不敢真的睡着,走一会儿,坐一会儿,就这样熬到天亮,还安慰自己就当时加班了,虽然有亲戚在这附近,但我不想去打扰。当我蹲在售票厅的墙角时,我明显意识到此刻自己如同乞丐一般,呆呆地望着来往的行人,仿佛是要他们施舍我一样。我强烈的意识到,我的时间竟然这样不值钱,白白在这里浪费时间而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越是在落魄的时候,越是怕遇到熟人。从没像现在这般清醒且强烈的认识到自己是如此没用,是这般落魄,我也是一个没有用场的人。真的很讨厌。那一刻,我暗自下定决心,从今以后不让自己再处于如此境地。

       
虽然到了武汉,但离家还有几百公里。在武汉呆了一天,买了第二天上午从汉口到随州的车票。在回去的班车上,没看到多少年轻人,我心中不免有些无奈。一路上听他们聊天,还是标准的随州话,还是那些家长里短的闲话,也有说一些新的东西,比如:游戏啊,微信啊之类的。我默不作声,但心里是明白的,只是望着窗外。都说回家的路是最美的风景,至少此刻我是感受不到的,唯一令我欣慰的是山间还没融化完的雪和那池塘里厚厚的冰,已经很久没看到这般风景了。

       
下了车,我还在后面拿行李。老远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那是我的母亲。她看上去很精神,还学会了骑摩托车,我倒要对她刮目相看了。喊一声“妈”,她只回一句“带这么多东西”便顺手接过我的行李箱,径直向前走了。

我回来了

       
今年回来得早,在家没什么事情做。回家这几天就是看看书,做做卫生,到菜园子里寻菜。乡下没有网络,手机信号也差,非得站到公路上网络才好点儿,才有点4G网,三十春晚都没看,竟站在路上抢红包了,想玩下电脑,还得用手机的网,不知不觉流量就超了。那天下午,母亲说她想看书,我就把《目送》给她看,她说那本书写得很好。那句“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她很赞同,只是我始终无法释怀。

除夕前夜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情此夜难为情!

       
偏偏我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从小我就懂得生活的艰辛,父母的不易。我懂得很多人情礼节,知道人言可畏。见过了太多下苦力的人,什么脏活、累活、重活都见过,我自己也干过农活。我们这个家庭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所以,我不愿欠人家人情,明明不情愿,还要委曲求全,假装不在乎。

        从小到大,我所受到的教育就是教我做一个有教养的人,对,有教养。我明白最大的教养就是原谅父母的不完美。

        曾经我那么自以为是,但后来事实证明是我不用心,不用心。因为我没有放在心上,所以没用心。

       
二十九的晚上,我早早的上去睡觉了,睡前我对妈妈说:“妈,早点休息”。妈妈回答:“嗯,你先睡,我等这点儿火完了就去睡”。我睡了一会儿,大概半个小时吧,听见有动静,好像是在剁什么东西,以为是隔壁我二妈在家剁排骨就没管。又过了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起来看下,我刚打开门,正要下楼,我看见妈妈上来了,她若有所思,似乎在为什么时候心烦。一种莫名的负罪感油然而生,我意识到可能是我的话不小心伤到她了。我说:“妈,你怎么还没睡,快睡吧!”。妈妈说:“嗯,你起来做什么?”,我说:“去卫生间”。我能想象到妈妈一个人坐在火炉子旁边沉思的场景,多少有些凄凉。我觉得是我不对,我应该体谅她的,我应该心疼她的,我应该为她着想的,我应该站在她这边的,我应该维护她,维护我们这个家庭,因为她是我的母亲,是我们家不可或缺的人。

一顿饭,忙一年

       
三十早上一大早就被鞭炮声吵醒,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等我起床,爸妈早已经快准备好了。我帮忙端菜,烧纸钱,放鞭炮,敬祖先。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农村有那么多习俗,还要敬祖先,要磕头。为了这一顿饭,我们一家人都忙了一年,最辛苦的是爸爸妈妈。我给他们敬酒,给他们盛饭。新的一年,希望我们一家人都好。

        以前三十晚上还守岁,一到晚上十二点家家户户都放鞭炮。现在,爸妈都老了,早睡习惯了熬不住,所以今年没守岁。

正月拜年

       
正月初一,早上给家族中的长辈们还有街坊领居们拜年,相互串串门,下午看他们打麻将,到同学那儿恭喜一下。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到初五基本上年就拜完了。不过,说实话,拜年那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但是仍然一天吃三四顿。大家都很忙,就这么几天,又要走亲戚,又要待客。虽然很匆忙,但是能够见见面还是挺好的。初五叫同学帮我带份子钱,我以前从没觉得,但那天,我头一次觉得从柳林到均川的路好长。

我在家的时候就尽量多给母亲帮帮忙,有人搭把手还是快点儿。扫地、烧水、洗碗、摘菜、准备餐具,能做的尽量多做一点儿,我多做一点儿她就少做一点儿。

消磨时光

        家里的天气比北京好太多,闲暇的时间就是晒太阳、看书。这段时间还看了几本书:

《看见》、《番茄工作法图解》、《强者的逻辑》、《活着》、《陆犯焉识》、《芳华》、《我的前半生》

 新年寄语

读更多书,认识更多人,做更多事,历更多劫!

一直在努力,争取不拖后腿!

用心!用心!用心!